大公网

大公報电子版
首頁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?平心而谈\ 四因素致猪肉价大涨 明年下半年有望回落

2019-10-09 04:24:06大公報 作者:任澤平
字號
放大
標准
分享

  圖:本輪豬周期始于2018年中,已曆時1年3個月,已漲141%\資料圖片

  豬又闖禍了。今年以來,豬肉價格持續上漲並創曆史新高,超級豬周期襲來。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生産者物價指數(PPI)爲負,工業品價格下跌,“拿掉豬以後都是通縮”,只有豬帶領牛羊雞一騎絕塵,沖擊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,引發通脹擔憂。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穩定生豬生産和豬肉保供穩價的多項措施。本輪超級豬周期的成因、影響是什麽?未來向何處去?爲什麽我們利用不了一頭豬?這次有何差异?如何應對?

  “猪周期”是生猪生产和猪肉销售过程中的价格周期性颠簸。猪周期的本质是供需关系,需求端总体稳定,关键在供给端。中國以散户养殖为主体的环境放大了价格的颠簸性。第一,猪肉消费需求从恒久看由居民收入水平、人口增长和消费结构决定,短期受季节性饮食习惯、流行疫病、食品安全和消费替代效应等影响。第二,猪肉供给端主要受养殖利润、政策干预、天灾疫病等因素影响。

  當前生豬養殖主要分爲兩種模式,即“自繁自養”,典型如牧原股份;另一種是“公司+農戶”,公司提供仔豬、飼料、疫苗獸藥及技術人員支持,待生豬長到出欄體重後由公司負責回收銷售並給農戶支付代養費,如溫氏股份、新希望等。前者占用資金相對較大,折舊多、獸藥和疫苗費更高,但過程可控;後者占用資金少,折舊少,有利于剛進入生豬養殖行業的公司彎道超車,但需要支付大額委讬養殖費。

  2006年以来,中國大致经历了四轮“猪周期”,主要有以下特点:一是每轮猪周期基本上在3至4年,下行时间略长于上行时间,主要是因为在下行阶段,利润下行但只要未亏损,养殖户退出的意愿不强;二是每轮猪周期均陪同疫病助推,但最近的猪周期相较过去明显存在非市场化的政策因素如环保干预;三是规模化和技术进步导致需要的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量下降,因此新一轮猪周期产能恢复后对应的存栏量将低于前期;四是差异于历次猪周期,本轮猪周期仅影响CPI,并未传导至PPI,核心CPI和非食品CPI下行、PPI连续为负,宏观环境是总需求不足。前三轮猪周期分别均历时4年左右,上行周期分别为2年、15个月和2年,最高涨幅分别为132.6%、98%和76.6%。

  建議多招並舉增加供給

  本轮超级猪周期,涨幅大、速度快,四大原因:环保禁养扩大化、规模化养殖计谋、非洲猪瘟、内生猪周期。第一,近年尤其是2015年以来,环保政策对生猪养殖的影响凸显。各地纷纷制定了划定禁养区和区内污染养殖户搬迁计划,层层加码扩大化,一刀切。第二,规模化养殖升级导致散户大量退出,猪肉供给下降,但仍未改变中國散户养殖占比力高、规模化养殖率不高的格局。年出栏量小于100头的散养农户数从2007年的8100万户,下降至2017年的3700万户,降幅54%,而同期年出栏头数凌驾1000头的规模养殖场数量从4万增至8.2万,增幅达150%。但是,养殖500头以下的养殖户数占比仍高达99.4%,500头以上的养殖户数量占比0.6%,500头以上的出栏数量占全部出栏数不到50%(约49.1%)。第三,非洲猪瘟导致大批生猪受到感染,截至2019年7月,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43起,扑杀生猪116万余头。第四,非洲猪瘟前,上一轮猪周期中积存的过剩产能逐渐出清完毕,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,猪肉价格存在内生上涨动力。

  本轮猪周期始于2018年中,已历时1年3个月,已涨141%,根据2年左右的上升周期及本轮周期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量过快下滑,或要到2020年下半年迎来价格向下拐点。一是居民猪肉消费需求较大,但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为十年低点,当前供给缺口高达1000万吨。中國猪肉消费占全球49.3%,远高于欧盟的19%和美国的8.7%,国内肉类消费中猪肉消费占比高达73%,短期内牛羊禽肉难以替代。

  二是中國进口猪肉量恒久仅占国内猪肉消费的3%左右,占全球猪肉出口的18%。今年以来虽加大进口力度,但仍无法弥补供给缺口。1至8月累计进口猪肉116.4万吨,迫近去年全年119.3万吨的总额,累计同比40.4%;5至8月猪肉进口当月增速分别为62.6%、62.8%、106.7%和76%。随着猪肉进口大幅增加,进口单价也大幅提高,8月到达每千克2.27美元,较年初上涨31.6%,同比为36.6%。

  三是環保政策糾偏和非洲豬瘟疫苗研制需要時間。

  超级猪周期将在宏观、中观、微观上产生较大影响。宏观上,2008年至今,猪肉价格和CPI指数的相关系数到达0.82,远高于CPI篮子中的其他商品。猪价上涨将推升食品CPI,同时带动替代品牛羊肉、鸡蛋、鸡肉等的价格上涨,拉动CPI,下半年CPI将继续在3%附近颠簸,个别月份可能凌驾3%。但本轮CPI上涨具有鲜亮的结构性特征,核心CPI下行,PPI连续为负,全面通胀的可能性不大。宏观经济形势主要面临通缩而非通胀压力,“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”。货币政策更多作用需求端而非供给端,因此货币政策放松不会加剧通胀。中观上,加速生猪规模化养殖,提高行业集中度;影响肉禽运输业格局,从活体运输到冷鲜猪肉运输,从“调猪”到“调肉”,冷链猪肉运输迎来机遇;对上游饲料产业产生影响,短期降低对玉米、大豆等饲料的需求,价格下降,随着存栏量上升将带动上游饲料价格上涨。当前,中國生猪养殖业行业集中度较低,2018年前10大进军养猪行业的上市企业生猪出栏量共4731.67万头,市场份额占比仅6.82%,龙头温氏股份、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和新希望生猪出栏量分别为2230、1100、554和225万头,与接近7亿头出栏量比仍极小。微观上,低收入群体居民受到猪肉价格上涨影响更大,因此要注意通过补助的形式降低低收入群体的支出压力。

  政策建議:一是多措並舉增加供給,穩定豬肉市場供應,紧密跟蹤替代品牛羊肉價格並加大投放。建議短期內適當放松對生豬養殖業的環保約束,減少不合理的禁養區劃定。加快投放儲備的凍豬肉。扶持前期退出市場的養殖大戶,幫助其盡快恢複生産。此外,應盡快尋找新的豬肉進口市場如巴西、澳洲等,在確保檢驗檢疫安全的前提下,大幅增加進口豬肉數量。

  二是降低豬肉生産過程中的相關稅費和交易運輸等的成本,增加對養殖戶尤其是大規模養殖戶的融資支持。

  三是從需求端重點補貼對豬肉價格上漲較爲敏感的低收入群體,建立與豬肉價格漲幅挂鈎的動態補貼機制,補貼人群與低保、貧困戶等名單挂鈎。

  四是从长效机制,进一步提升规模化养殖场在种群选育、养殖技术、检验检疫等领域的水平,提高行业集中度,加快产业转型升级,提高规模化、標准化、产业化和信息化水平,加强冷链物流配送体系建筑等,推进生猪“就近屠宰、冷链配送”经营方式。

 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 任泽平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