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网

大公報电子版
首頁 > 藝文 > 大公園 > 正文

自由談\美的背後是什麽\徐海娜

2019-10-09 04:24:01大公報 作者:徐海娜
字號
放大
標准
分享

图:電影《鲁冰花》是不少人的童年回忆\剧照

“夜夜想起妈妈的话,闪闪的泪光鲁冰花……”一九九一年,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,甄妮和一群小朋友一起演唱的《鲁冰花》令人印象深刻,并一度成为流行歌曲。但是直到今年,我才在一位友人的推举下观赏了摄于八十年代末的《鲁冰花》这部台湾電影,而各人曾经传唱的同名歌曲正是这部電影的主题曲。看完之后,再听歌中“家乡的茶园开满花,妈妈的心肝在天涯”不禁悲从中来。这部曾获诸多奖项的電影,在时隔三十载的今天来看,仍有很多闪光之处。

電影讲述的是自幼失母,与姐姐和从事茶园种植的父亲一起生活的小学生古阿明的故事。在鲁冰花盛开的时节,年轻的美术老师郭云天从多数会调来水城乡任教,他发现了古阿明的绘画天分,并着力培养他。但是在挑选学生去参赛的时候,因为其他老师认为乡长的儿子林志鸿更有资格代表学校参赛,阿明落选。郭老师离开水城乡的时候带走了阿明画的《茶虫》,此幅画后来得到國際大奖,阿明却早已因病去世。影片结尾,他的亲人把他的画和奖状都烧给了他,伤心萦绕不去。虽然電影比起钟肇政的小说原著要简化了许多,但三十年过去了,電影所反映出的人性光辉从未有人质疑,然而,基本功似乎逊色于乡长儿子的古阿明,画得到底好欠好,以及儿童绘画到底怎样才算好,争议却一直存在。

我也非常喜欢画画,因此也想就这部電影谈一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。我们首先来看影片中阿明的创作状态。他的创作状态总体来说是放松自在的,发自内心而没有矫饰。被选上到场美术班时,他甚至会高兴地用泥浆在牛身上画图。在郭老师的第一堂画画课上,老师说让各人随意画,林志鸿因为没有题目而说不会画,而古阿明画了“天狗吃月”,是爸爸讲的故事──“天狗把月亮吃到肚子里,然后就很暗啊!我们就赶快敲脸盆,鼓啊。天狗害怕,赶快把月亮吐出来,所以晚上的天又亮了起来。”图画和他的叙述一样生动,郭老师看着他的画,眼中有光。并在其他老师面前说古阿明的画“表达能力很强,是最好的一张”,同时认为乡长儿子画得过于传统,没有一丝一毫自我的主张和想像。在受到其他老师挑战的时候,他说,“如果只要画得像,那就用照相机好了!”

還有一次,當郭老師問古阿明,他畫的太陽爲什麽是藍色時,阿明說,“這樣才不會把爸爸曬得口渴,又差點暈倒。”後來因爲沒有錢買農藥,茶園裏的茶蟲只能靠爸爸和姐弟兩個辛苦地抓,連郭老師都帶著學生特意來茶園寫生和幫助捉蟲。阿明畫的茶蟲肥碩,郭老師說,“看古阿明的畫就知道了,茶蟲在他心裏多恐惧,它吃掉茶樹,吃掉書本,還吃掉蠟筆,人變得渺小而無助。他想講的其實很簡單,他覺得茶蟲會使他沒飯吃,沒書念,也沒有畫圖的機會。創作的問題,竟然在孩子的身上找到答案。”這個答案是什麽?看到這裏,有一點感悟的人都會明白,那就是“真”。藝術不以外貌爲評判,想像力的背後是“真”,所有美的背後也都是“真”。這種“真”,是生活的“真”,情感的“真”,也是創作者特別敏銳的感覺的再現。後來這部影片被翻拍成《新魯冰花:孩子的天空》,相較而言情節變化頗多,內在理念趨于功利性,越是想要證明自己,越違背了藝術之真,甚爲惋惜。

《鲁冰花》影片开头,有一段好听的女童独白,“你们现在看到的花,叫做鲁冰花,农人把它种在茶树的空隙上,春天它开出红色的小花朵,不久花谢了,农人把它拨下来放在茶树下,盖上泥土,慢慢地鲁冰花就会酿成肥料,使茶树长得很茂盛。鲁冰花虽然死了,我们却可以喝到很香很甘的好茶。”三十年过去,这部電影虽然快要被遗忘了,我们仍能从中得到滋养,并回味无穷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